Activity


  • Ernstsen Gravesen posted an update 10 months, 2 weeks ago  · 

    玄幻小説

    大道朝天

    ttk

    大道朝天

    第十六章轻轻挥一挥右手,不带走一粒尘埃-p1

    棒子、老虎、鸡,还有只虫子。

    井九、火鲤、蝉,还有些蚊子。

    以小胜大,一般都是意志力的胜利,但如果极小,胜利便会容易很多。

    以火鲤的实力,并不见得会害怕那些蚊子,哪怕那些是刘阿大都觉得很棘手的、镇魔狱里的蚊子。

    最关键的问题是,它根本不知道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是什么。

    未知会极度放大恐惧,更何况是它这种从来没有离开过地心、还没有完全长大、连影子都有些害怕的小家伙。

    井九没有说话,看起来是不准备与火鲤再多说些什么。

    火鲤摆动着尾巴,向后退去数十丈,显得很是警惕,随时准备重新跳进岩浆河流里,说道:“如果我把你勾结冥部的消息传出去,你必然身败名裂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  听着这等无力的威胁,井九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。

    就算每隔六百年中州派便会派人来看它,这只火鲤为何说话如此之顺?

    最不解的是,他总觉得火鲤的语气总有些熟悉的味道。

    崖洞里的气氛没有因为他的沉默而变得更加紧张,只是有些尴尬。

    尴尬都是火鲤的。

    它这时候已经完全不想动手。

    问题在于,身为中州派供奉,如果一句话不说就放这名青山弟子离开,似乎太丢脸了些。

    火鲤忽然想到一个办法,高兴地喊了起来:“嘿,哥们儿,要不然这样。你帮我一个忙,那我自然不好对恩人出手,咱们就此别过如何?”

    井九心想这倒确实很有道理,问道:“何事?”

    火鲤在空中转过身来,露出背鳍,说道:“我昨儿在河里洗澡,太过欢腾,不小心自己的嘴咬着了背,你也知道,像我这等层阶的大王,除了自己也没什么能伤到我……”

    井九说道:“我给你治伤?”

    火鲤转过身来,说道:“是啊是啊,当然,你就随便治治,我也没指望你治好,就是个心意问题。”

    怎么可能咬到自己的背?它又不是长颈鹿。

    这肯定是假话。

    它只是不想说出自己败在那件奇怪而可怕的破幡手下,那太丢脸。

    火鲤大王最不喜欢的就是丢脸。

    它让井九给自己治伤,也是一样的道理,不求治好,只求双方都能有一个台阶,各退一步。

    从此山高水长,海阔天空。

    井九走到河畔,望向火鲤的后背,发现它的尾鳍确实受了伤,四周的鳞片微微翘起,有的甚至已经焦了。

    他有些不解,心想有谁居然能深入聚魂谷底的地心伤着它,而且用的竟也是火系功法。

    井九不会治病,但治伤这种事情有一定经验,毕竟已经磨了这么长时间的剑。

    他踏空而起,轻轻落在火鲤背上。

    火鲤有些吃惊,心想难道你还真的会治伤?

    井九伸出右手,开始去除那些已经坏死、发焦的鳞片。

    那些鳞片很坚硬,即便是他的右手,想要去掉也需要费些功夫。

    他觉得这些鳞片很眼熟,待看到前方有处明显是旧伤,终于想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    原来自己从那名邪修手里抢到的法宝,就是用这只火鲤的鳞片所制。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岩浆河流上空悬浮着一只巨大的金色鲤鱼。

    金色鲤鱼的背上蹲着一个人。

    那人在不停地做着什么。

    这画面很奇妙瑰丽,但如果仔细去想,其实与椋鸟站在野牛背上帮它啄食寄生虫有什么区别?